小心那个南京潘西

作者: 佚名 分类: 试管婴儿 发布时间: 2019-06-20 18:05

  

  在南京,女生被称为“潘西”。取自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  多美的意象啊。

  你再想像一下,南京潘西说着一口江淮官话,在秦淮河的水汽浸染中长大,耳濡目染着金陵城的钟灵毓秀。

  还从小就吃着糖芋苗和酒酿元宵,甜蜜劲儿像从桂花蜜中捞出来似的。

  那南京潘西真的是这么甜蜜温软的吗?

  对此,潘西只会对你嫣然一笑:“你这个屌人,怎么一天到晚比大胡话的?”

  

  

  美

  潘西其实应该写作"盼兮”,黑白分明谓之盼。盼你回眸一瞥,允我入你双眼。

  潘西,必然是美的。这波彩虹屁我是肯定要吹的。

  算了不吹了,你还没逛过新街口?没去过1912?没见过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南京潘西?

  那我建议你多出门。

  

  

  说话冲

  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:在南京,“老头怕老太”不是随口一说,而是个事实。老太的“冲”,从潘西开始。

  潘西是具有迷惑性的,她们看上去往往温婉动人,但当一开口的一刹那,一切都变了——

  小资初进一家南京的麦当劳,点单的服务生是位长得水灵的潘西,挂着春风十里不如你的那种微笑。

  一转头:“大杯冰阔乐,大薯,鸡腿堡套餐带快der哎!等不及唠!”声调拔高,气若山河。

  南京姑娘语言带给我的冲击,不禁让人疑惑:她们讲话咋这么冲?

  先要说明的是,潘西们都有非常强烈的城市荣誉感,南京话10级水平是每个南京潘西的必备技能。

  日常语言中,善于用「赖」「依壁雕凿」「阿是」代替「吗」「很」「是不是」……

  还善于用「屌」代替「the」。

  不理解?

  南京话中的屌就相当于英语中的不定代词the——屌潘西美的一米哎=The girl is very beautiful.懂了吧?

  别一天到晚大惊小怪的。

  

  除了南京话独特词汇的加持外,语调语气也推动了潘西们成为“呛口小辣椒”的进程。

  南京话语调抑扬顿挫,而不是清丽婉转。就像是使了股力气在其中的鼻腔共鸣,甚至带有一种不分青红皂白的莽直和火气,不着调的话就这么直直地就喷出了口。

  那些不明就里的人难免发出疑惑:“小姑娘家家的,怎么那么激动啊?不能好好讲话啊?”

  但其实不是,潘西其实没想和你吵架,也没想针对你,她是好好说话也会被说“夹生”,说了南京话就会被说“凶”。

  但这种无意识的夹生,让潘西完全可以怼得过活闹鬼,裘得过直男癌,也算一桩美事了。

  

  反差萌

  潘西一开口的确会造成“这姑娘是位真正男子汉”的错觉。

  但其实不然,小资听过个比喻说:南京潘西就像糍粑,外头炸得脆脆硬硬的,里头却是细腻又软绵绵。

  潘西性格里总有那么点儿坚硬的东西,有棱有角的,但是个豆腐心。

  这其实这和南京这座城市本身有关,一方风土养一方人。

  南京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挺奇妙,北方人看我们偏南方,南方人看我们又偏北方。

  南京这个城市,不南不北,看似中庸,实则倒是融合了南北的特性,潘西身上都有一种南北交融的矛盾特质。

  没有北方的豪迈,不及南方的温婉,但是形成了自成一派的率直可爱。

  南京女孩倪妮曾说,这种矛盾特质无形中拓宽了她的戏路,让她南方人和北方人都能演绎。

  这种带有些戏剧化的反差萌,总能把小杆子吃得死死的。

  

  潘西的反差萌不仅体现在外硬内软上,还有,稳中带甩上。

  南京潘西平时挺正常的,做事做人都沉稳可靠,但就是时不时会冒出一些二五郎当的脑洞or行为。当一群潘西聚在一起的时候,这种现象的可怕程度将以几何倍数上涨。

  这种现象被称为“犯甩”。

  潘西犯甩的初衷非常简单纯朴,就是想逗身边人开心,也不惜做出些打破自己仙女人设的行为来。

  她们时常表现出的跳脱的幽默感,是否与南京德云女孩的数量空前壮大的现状有关?也算个未解之谜。

  

  惨

  南京潘西患鼻炎的概率比别的城市都要高些,别问为什么,问就是梧桐树太多。

  梧桐,南京标志,蒋介石为宋美龄种满梧桐,浪漫得一米,美得一塌,也烦得一逼。

  

  △4月南京潘西朋友圈一景

  梧桐树絮絮就是南京的四月飞雪。到了春天,潘西的过敏和鼻炎就这样被点了一把火。

  那些棕黄的毛球迎着风在脸上胡乱地拍,扎着人直眯眼,只能往公交站台下头躲。若在梧桐下毫无防范意识地张嘴,你可能就要吃饱了。

  

  口罩自然少不了,还想学习太一戴上护目镜,也切实考虑过戴上脸基尼的可操作性。但就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也会被侵袭,那些黏在你衣服与毛发上的小精灵,会陪伴你回家、上床、入梦。

  今天,也是痛恨梧桐树的一天。

  

  啥都能吃

  南京潘西最受人推崇的,就是不整虚的,好养活。

  南京奇景有什么?

  夜晚秦淮河的照壁灯光氤氲、新街口人群熙攘高楼林立、灵谷萤火、鸡鸣樱花……

  还有,就是潘西街头狂huai旺鸡蛋了的奇景了。

  夜晚的南京,有这么一群女子,任凭身边车来车往,我自安坐在小板凳之上岿然不动。

  她们直勾勾盯着眼前锅子里的蛋,“老板,三个半鸡半蛋,一个油炸的全鸡!”磕蛋剥壳,xiu卤子,椒盐配小鸡,两口一个。

  最后可乐桶滋水洗手,草纸胡乱擦擦,徒留一地鸡毛。

  茹毛饮血的野生感总是能把同行的男士震惊。

  

  潘西对食物当然是有追求的,还有种南京独有的仪式感。

  热衷于排队,没在金味栗子排过队,没在乐乐茶赶过趟,没在哥老官打过卡,没在舒芙蕾拍过九宫格…怎么能算合格的南京潘西!

  但她们的仪式感,从来都不拘泥于黑珍珠餐厅和英式下午茶。

  她们更热衷于摸遍南京小巷的每一条岔路,找到南京最好吃的鸭血粉丝汤和汤包店。

  zan个章云板鸭,再xiu一碗儿巴子皮肚面,一笼笑云开汤包。在雾气升腾里,和小杆子相视一笑,这就是属于南京潘西的,最舒坦的状态。

  

  南京女孩其实处处都充满了矛盾感——

  貌似温婉的江南女子,开口却充满火气;说话好像很夹生,但实则又很柔软、容易满足;时常犯甩不着调儿,但做事又是踏踏实实的很稳重。

  这就是南京潘西,有自成一派的可爱。

  夸到这里,潘西听了准会脸一红然后做一个D区的表情:“你噫怪死的了,不存在哎!”

  

  撰文 ?发条丸子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商务合作 ? 17705163673(汪淼)

 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

  需 要 转 载 请 留 言 获 取 内 容 授 权

  ?

  ABOUT US

  自知、低调、善良、永远不安分

  寻求更有趣的生活